[即时战略]星际随笔-初发拙作,欢迎斧正

来源: 路西法 2003-05-06 01:46:00 只看该作者 |阅读模式

  
  庞大的舰队开始转向,压向“但丁”。
  我感到难过极了。头脑中的压力使我生惧。
  “距大气层穿透登陆艇发射前40秒。行星轨道射入点位置测定。”充满系统噪音的语音融合器中传出柔和但呆板的女中音。我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虽然在这之前我曾受过N次空降突击训练,但是每当面临实战,心里还是没由来的感到紧张。我,是一个小人物。联合武装力量陆军少校信风-----哈,我已经是少校了!有时候我会觉得沾沾自喜,要知道到现在为止我才从军校毕业不足四年啊。从见习中尉到少校,几乎一年一个台阶。可是静下心来细细一想,我之所以升迁如此之快,并不是因为我表现特别优秀,
  只不过是因为我命大。和我同级毕业的学生中,保持联络的有十来个,可是现在就剩下我跟Amy了。其余的人都死了,而且死的很难看---是的,确实很难看,应该说惨不忍睹。其中两人的惨状我曾亲眼目睹,让我一直做噩梦。也是从那时开始,我由一个狂热的战士变成了一个厌战、也可以说是害怕战争的人。我并不为此感到羞愧。透过“拓展人类生存空间”、“为了我们的后代”等等冠冕堂皇的口号,这场战争的肮脏本质渐渐浮现。
   系统噪音。“30秒。所有备用系统准备完毕。”
  一种难言的情绪包围了我。我们从遥远的太阳系来到这里,目的只是为了矽晶矿,为了那几个将这种矿藏视为生命的强大的跨星际公司。我们人类的生存本不需要这个---至少从我这个小人物的眼光来看。为了几个利益集团的贪欲,我们付出了几十万人的生命,夺取了几个荒凉的地狱般的星球,这些星球根本不能供人类居住,但是它们都有丰富的矽晶矿。就说我们即将登陆的这个行星吧(军中代号“但丁”),表面上满布巨大的河流—熔岩的河流,灼热的空气含有剧毒,没有任何生命存在,除了zerg。当然,遍地都是发着清冷光辉的矽晶矿。我们第4机甲师的登陆区域是在行星北极附近,我们把它叫做奥丁区。这次行动共动用了6个机甲师,15万名战士。说到机甲师,以前的陆军中根本没有机甲师这种编制,可是由于zerg让人绝望的数量优势迫使陆军将原来分散使用的坦克和战斗机器人集中起来编成了机甲师。而我,则是隶属于“精锐”的第4机甲师的105团的指挥官。
  “20秒。登陆艇启动,发射前检查完毕,一切读数正常。请采取最后发射前身体姿态。弹射前准备程序接通。”我习惯性的将身体蜷曲成炮弹形状,大腿贴住胸膛,两臂抱住小腿,头盔抵在膝盖上。“准备弹射。10,9,8,7,6,5,4,3,2,1。主点火指令程序启动。。。。。。”登陆艇突然倾斜。我觉得透不过气来,我的头和飞行器以同一节奏颤动着。底格里斯号母舰---我知道,虽然看不见,正在我们身后飞速退去。前面等待我们的是地狱。
  各种传感器和检测器在我眼前浮动,不仅仅是视网膜投影,任何看的见、摸的着的东西,都在不停运动的光色中时隐时现,虚拟的仪表,虚拟的传感器,各种数据记录波动不定。从右下角的一串数据我能看到我的生命特征:脉搏70,现在是68,现在是71。血压150/92。一切正常。除了座舱中的计算机生成的虚拟世界和光滑又毫无新意的座舱内部,登陆艇以外的世界我什么也看不见。登陆艇在疯狂地作规避机动,艇身不时地剧烈震动。肯定是中弹了。幸好有装甲防护,这种登陆艇本来就是用来在枪林弹雨中强行登陆的。虽然看不见,我也可以想象的到,各机甲师所属的“瓦格雷”制空战斗机中队正在使尽浑身解数和遮天蔽日的飞龙、吞噬者以及自杀蝙蝠作殊死搏杀。该死的联合司令部!为了在最后期限前占领但丁,他们竟然在本应该在这次战役中担任护航任务的第14近卫航空军赶来之前就发动了进攻。最后期限!一个随心所欲的最后期限!他们随心所欲地定的最后期限!我知道这伙人都是如何工作的。“先生们,我们可以在星期五前完成任务吗?”“啊最高议长先生,我们可以在星期三前就完成!”溜须拍马,惟命是丛,只为自己升官发财,不顾别人死活。古代中国有一句古话,“一将功成万骨枯”,而我,我很不快的想到,很可能会变成那万骨中的一把骨头!
  “深度负5.33千米。60秒后到达分离高度。各单位准备分离。”Amy也在这条登陆艇上,她是陆军航空兵上尉,登陆艇副驾驶。她是我的同学,同时也是我的伙伴---在星际时代,恶劣的生存环境使家庭不复存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伙伴,来解决需要。她很美妙。。。。。。我很喜欢她,尤其是她那白皙的皮肤和永远少女般鲜润的嘴唇。我在女性面前却总是有些腼腆,而且保持着“古典”的观念,也就是说,我只有一个伙伴,Amy。我甚至希望她也和我一样。可是在她众多的伙伴中,她似乎并不怎么喜欢我。她之所以接受我可能只是不好意思拒绝吧。正在胡思乱想,通话器中突然传来了她特有的略带沙哑的声音:
  “各部队指挥官请报告情况,完毕。”
  “约兰部队就绪!”
  “卡特部队就绪!”
  “阿明部队就绪!”
  轮到我了,我清了一下嗓门,“信风部队就绪!”不知怎的,一阵异样的感觉突然攫住了我的心,虽然目前的环境那么的不合时宜,我突然想跟她多说几句话。可是没等我开口,我们的登陆艇突然剧烈抖动了一下,红色的警告灯亮了。不妙。
  
  “信风呼叫Amy,请回答!”
  “Amy,请回答!”通话器中只有噪音。正在我焦急不安的时候,突然传出她异样的声音:
  “信风吗?。。。我遇到了麻烦。”!
  出事了!我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怎么啦?”
  “我受伤了,飞龙的毒液弹。。。正驾驶珀克上尉已经阵亡。。。”
   “Amy!”
  她一阵喘息,“各部队注意!现在紧急分离!”
  “你怎么办。。。”不等我把话说完,只听扑的一声轻响,我的机器人已经被弹射出了登陆艇。但丁狰狞的面目出现在我面前。在登陆前,联合舰队的“大和”级战列舰和“维京”级巡洋舰曾进行了轨道炮击,然而在满布弹坑的地面上,仍然是望不到头的虫海。空中,各种飞虫在肆意杀戮,有的登陆艇被打的凌空爆炸,很多年轻的生命随之烟。战斗刚刚开始,但结局已经很明显了。我的眼睛盯着登陆艇。它,不对,是她,我的Amy,正在空中挣扎着。毒液弹的腐蚀性极强,所有的东西都会被融化掉,所有东西。。。
  
  耳机中传来Amy的声音:“信风,”声音有些变调,听起来已经不象她了。“不,毒液进到飞行服里了!天啊,我能感觉到它!信风!!!”我恐惧万分,却又束手无策。她要死了!Amy,我的天使,她要死了!
  “Amy。。。Amy!”我哽咽着说,觉得嗓子被什么东西塞住了。
  突然我发现浓烟滚滚的登陆艇,摇摇晃晃的向天边飞去,向虫海落去!不对!它应该自动返回母舰的!如果能坚持到母舰,说不定还能得救。
  “信风部队呼叫底格里斯!”
  我不顾一切地接通了母舰的频道。师长井上将军那傲慢肥胖的脸出现在显示器上。“怎么回事?”
  “长官,CV355号登陆艇中弹,登陆部队已成功分离。请立即回收登陆艇!”
  “不可以!CV355随时会爆炸,我不能拿舰上的所有人的生命冒险!”
  “驾驶员会死的!她会死在那里!”我咆哮着。
   “我很遗憾,”井上准将毫不妥协。“飞行条例严禁这种行为,这对其他人员威胁太大----作为指挥官,你应该很清楚!”说这话的时候他那双小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痛苦-----但很快消失了。
  绝望紧紧抓住了我的心。
  
  “长官!你偏离了着陆点!你正向虫族阵地降落!请立即修正!”]通话器中传来部下焦急的声音。
  
   去他的虫族!去他的长官!去他的机甲师!我豁出去了!
  “XXX!司令部的杂种!为什么不等护航队来到就发动进攻?!”
  “少校!请注意分寸!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总之,我很遗憾。”准将冷冰冰的说,随即切断了通话。
  
  “信风,信风你在吗?”是Amy。
   “在。。。我在这里。”我的泪水夺眶而出,觉得天旋地转。
  突然,一阵轻微的震动,我落在了地上。不用看我也知道,虫族的大军正向我包围过来。
  “啊。。。信风,结束它,求求你。。。快点结束它!我已经关闭了敌我识别器。”
  “不,Amy,我不能。。。”我知道Amy的意思,她想让我击落她!她遭受的痛苦一定难以忍受,我不敢想象她痛苦万分的样子。她也不想,她一直用音频通话,她不想让我看到她痛苦的样子。。。
  该死的矽晶矿!该死的飞行条例!该死的井上将军!
  “信风。。。!” Amy尖叫了一声,随即又控制住她的声音。“你一定要做,信风。。。求你了。。。太疼了。。。”
  我抬起模糊的泪眼看了看平视显示器,她就要飞出射程了。看看周围,已经黑压压地围上一群虫子。我大脑一片混乱,心如刀绞。没时间了。我打开了武器保险,头盔瞄准器搜索目标,锁定。我用嘶哑的的声音轻轻说“永别了,Amy,我爱你。。。”
  虫子们扑了上来。
  我闭上眼睛按下了按钮,我感到两枚导弹呼啸而出。。。
  一片黑暗
  我死了
  
  
  
  
  
  
  
  
  
  
  
  
  
  
  “一级战斗警报!所有人员紧急集合!注意,这不是演习!重复,这不是演习!”刺耳的警报声惊醒了我。我条件反射般地弹了起来,穿好作战服冲了出去。我的头疼的要命,因为我做了个噩梦。Amy从我面前跑过,看都没看我一眼。我目送她跑向机库甲板上的一艘登陆艇,登陆艇的白色舷号灯光在照耀下格外醒目:CV355
  人们说梦总是是相反的。是的,上帝会保佑我们的。我一边想,一边跑向我的战斗机器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收藏
收藏0
转播
转播
分享
分享
分享
淘帖0
支持
支持2
反对
反对0

大神点评1

跳转到指定楼层
沙发
胜子 2003-05-06 01:51:37 只看该作者
  good~
  
  继续~
  :)
  还有继续的吗?
#3
回眸一枪 2003-05-06 04:06:25 只看该作者
  go on....
  
  starcraft..........
  
  
  
#4
路西法 2003-05-06 07:16:15 只看该作者
  谢谢斑竹的推重和各位的支持,这就是这篇文章的结尾了。
  恶梦很可怕,现实有时却比梦还要残酷,只有希望在支撑着我们前进
  
  
  生命不息,星际不止
  
  
#5
血仍未冷 2003-05-06 10:02:19 只看该作者
  高手?!
#6
路西法 2003-05-06 21:31:21 只看该作者
  菜鸟。
  可能勉强算是高级菜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